橘子汽水

【双罗翻译】Feeling Nothing Is Complicated

麦麸麦麸:

现实向短篇。票哥攻×哈妹受。授权还在要,洋妞一直没回我QAQ。侵删。拿到授权之前请先不要转出LOFTER啦,么么渣。原文属于洋妞,翻译属于我,双罗属于你们。食用愉快。欢迎捉虫。


 


原文请戳这里:


http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4361669


 


 


*


那并不代表什么


by sirnando


 


文案:


“那并不代表什么”本身就代表了什么。


 


作者有话要说:


让我们假装Cris在某些特殊情况下是会喝酒的。


 


*


James第一次拥抱他的时候,Cristiano的腹部不受控制地紧绷起来。但他马上就把那种感觉抛在了脑后。因为接下来James就表现得就跟之前那些年轻球员一样——“我会努力成为像您一样伟大的球员,Ronaldo先生。”于是他微笑着道谢,在走向球员通道的路上轻轻拍了拍James的头。


 


那只是个小小的触碰,小到他几乎没有意识。正如他从没想过,有一天James会和他一样身穿白衣。


 


*


他没有出席那场新闻发布会。并非是因为傲慢或无礼,仅仅是不感兴趣罢了。Iker一直劝说他,“James是你的粉丝呢。” Gareth还是他的粉丝呢,他想。但那也并没有带给他什么不同。最终他只是在电脑上看了发布会(而且中途就关掉了)。后来Iker告诉他,James看上去很失落。


 


“他看起来快哭了。”


 


“够了。”


 


“他很喜欢你,Cristiano。你应该放尊重些。”


 


“喜欢我?不。他只是又一个自以为是的粉丝罢了,跟其他人没什么不同。行了别再说这些了。”


 


然而Iker已经转身离开了。


 


*


James不像Gareth那样尾巴似的跟着他,这倒是给了他一点儿惊喜。James只会在看见他时露出腼腆的微笑,挥手跟他打招呼。有好几次,James都试图靠过来给他一个拥抱。但只要他表现出推拒,James都会识趣地停下来。


 


聪明又听话。这让Cristiano对James感到满意了一些。而当James发现Cristiano开始回应他的招呼时,他嘴角的笑意快满溢了出来。


 


*


唯一让Cristiano感到有些不适应的,是James的视线。在球场上,在巴士的另一端,在更衣室里。


 


有好几次他们无意中眼神交错,Cristiano都发现James正注视着他。每当这时,James都会羞怯地微笑,然后别过头去。


 


然而James并没有停止这种做法。一般人被偷窥对象抓住时都会停下来吧,或者至少做得隐蔽一些。可James呢?他从未停止追随Cristiano的视线。


 


Cristiano倒是挺想知道为什么的,但他决不会主动去问。


 


*


巴士上没有其他位置了。Cristiano是第一个上车的,而James是最后一个。所以他只能坐在Cristiano旁边。


 


James想问他能不能坐这儿,随即又想到Cristiano总不会让他站着吧。


 


Cristiano什么都没有说,他甚至没有从手机屏幕上移开视线。于是James在那个位置上坐了下来,并没有注意到葡萄牙人一瞬间的僵硬。


 


这可真是尴尬,James想。他甚至觉得坐到另一个人的腿上都会比现在好得多。或者哪怕站着也行。


 


然而最终Cristiano抬头了(一直假装玩手机让他的眼睛很难受)。“你踢得很好。”他说,声音低得James几乎听不清。但James还是感到自己的脸一下子燃烧起来。


 


“他们不是闲着没事儿才买下我的。”


 


Cristiano忍不住笑出声来。


 


*


他们还称不上是朋友,只是会偶尔一起聊天。聊天气,聊即将到来的比赛,聊旅行和家庭,诸如此类琐碎的东西。或许那对Cristiano而言只是些无关紧要的事,但James已经感到相当满足。


 


James从未停止对Cristiano的注视。那些灼热的视线总是带给Cristiano一种难以言说的异样感。他甚至在心里祈祷James别再这样做了,可惜上帝似乎从未听见他的请求。


 


James一如既往地向他微笑打招呼,不自觉地凝视他,或是和他在球场上笑闹。唯一的不同是,他们现在能不时聊上几句了。


 


*


他们的相处渐渐变得自然。他们最近总是结对一起训练。Iker悄悄跟James说,这简直就是个奇迹。因为Cristiano几乎从不打破自己的惯例。James抑制不住地勾起了嘴角。他向Iker道谢,虽然Iker完全不明白他在谢什么。


 


有时候他们会在巴士上坐在一起。有时候他们会在餐桌上不小心撞到对方的手肘。他们已经能算得上是熟人了,那种“我们是队友所以我们得不时聊几句”的熟人。


 


*


这个赛季过了快一半时,Cristiano发觉他们的关系向朋友更靠近了一步。他们交谈得越来越多。他们在巴士上固定地坐在一起。他们比赛时James会习惯性地为Cristiano助攻。他们谁都没有刻意做过什么,只是很自然地就变成了现在这样。


 


Cristiano甚至已经习惯了James从未平息的注视。只不过,那些注视现在离他更近了。今天的比赛里,他拥抱了James两次。他觉得这样也不错。虽然当比赛的终场哨吹响后,他们都将回归各自的生活。


 


*


Ramos开了个party。从一开始他们就很high。意识到自己正在Ramos的地盘上,每个人都抛开了最后一丝顾忌。


 


所有人似乎都醉了。连Sergio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。James像往常一样黏在Cristiano身边,一手端着酒,一手随意地搭在胯上。


 


Cristiano正挨个数着自己去过的地方:哪些地方他喜欢,哪些地方他恨不得早点儿离开(James问了Cristiano关于旅行的问题,但他其实什么都没听进去)。James感觉自己眼前蒙了一层雾。他觉得自己的衬衫太紧了,裤子也是。这可真奇怪,明明它们白天还那么合身不是吗?


 


当Cristiano谈到巴塞罗那时,James忍不住打断了他。


 


“这儿真是该死的热,让我有一种想要吻你的冲动。”他猛地闭嘴,空着的那只手忍不住攥紧了衣角。他感到刚刚咽下的伏特加正在喉头燃烧。Cristiano正盯着他。该死,他刚刚到底在说什么?


 


“那你为什么不那么做呢?”


 


James不敢置信地眨了眨眼。他感到自己嘴唇发干,手心满是汗水。


 


“在这儿?”


 


“当然不是了。”


 


Cristiano轻轻刮了刮他的鼻子,起身向Sergio的卧室走去。


 


那是他们第一次睡在一起。


 


*


James醒了,对自己的处境有些茫然。他感觉头很重,这让他什么都想不起来。


 


他好像闻到了一些味道。酒精,汗水,还有点儿别的什么。然后他看见了Cristiano——赤裸着上身,双手撑在脸上,背对他坐在床边。


 


James不禁使劲揉了揉眼。当他放下手时,他感到自己的头疼奇迹般地减轻了,至少他现在清醒了一点。因为他能回想起Cristiano胸膛的温度和触感了。


 


他尽量放轻自己的动作,这样就不会引得Cristiano转过身来。他需要时间去想想该说点儿什么才好。(这简直太难了。)谢谢?不客气?


 


“嗨?”


 


Cris被吓了一跳,转过头来。他抓了抓脸,低声道:“我喝醉了。”


 


“什么?”


 


“我喝醉了。你也是。所以无论我们做了什么,那都不是我们真正的意愿。就是这样。我是Cristiano Ronaldo,我只属于女人。我只想要女人。”


 


他语速很快,比起解释倒更像是在说服他自己。


 


“但是——”


 


“那个——”Cristiano胡乱挥舞着手臂打断他,“我是说这个——昨晚——或者随便你怎么说。那并不代表什么。你不要多想。”说完他就一边套上衣服一边快步离开了。


 


那并不代表什么,James想。并不代表什么,那也挺好的。


 


“但是,”他坐在床上轻声说,“你不喝酒的。”


 


*


接下来的一周他们都没跟对方说话。对Cristiano而言,那似乎是一个下意识的决定。而James,他并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才好。他不傻。他明白Cristiano的意思。那并不代表什么,而他会让它过去的。


 


他渴望Cristiano的再一次触碰,那并不代表什么。他会慢慢回想那个夜晚的每一个细节,那并不代表什么。他很好。一切都很好。他们都会很好。


 


*


Cristiano并不感到尴尬(他只是不敢承认)。他不知道那天晚上他为什么会走进那件卧室,但事情就那么发生了。


 


那个夜晚并不代表什么。他不是个gay,那只是个意外。James会理解的。当然他也不会去道歉或者解释什么。


 


他没有做错什么,James当时可以拒绝的。


 


*


他们已经两周没和对方说过话。James觉得再这样下去也太奇怪了。如果那个夜晚并不代表什么,那他们完全可以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然后像往常一样相处。不过Cristiano显然还没意识到这一点,所以James决定由自己来打破僵局。


 


当James在巴士上坐到他旁边,Cristiano没有拒绝。当James想要和他一起结对训练,Cristiano没有拒绝。James试着去填补那个夜晚在他们之间撕扯开的罅隙。他成功了,因为又过了一周之后,Cristiano终于恢复了正常(大概)。


 


这样很好。“朋友”已经是足够好的关系。James将那些说不清的情愫埋在了心底。


 


*


Cristiano又一次上演了帽子戏法。这似乎算不上什么大事。令人们津津乐道的是,这三个进球的助攻都来自James。


 


他向James道谢,用他自己的方式。“传球很棒。”他说。James微笑着向他点点头,走向了自己的隔间。


 


*


James并没有做什么特别的事情。他只是站在那儿,上衣有些凌乱,脸颊微微泛红。他什么也没做。但正是这“什么也没做”让Cristiano觉得有什么东西快从自己身体里爆发出来。


 


Cristiano感到有些头晕。他的手指颤抖。他甚至觉得自己有点儿想吐。当他回想起James赤身裸体的模样,他感到脑海中有什么东西绷断了。


 


他们俩冲出更衣室时,Iker被他们撞进了一个隔间里。


 


*


他们的第二次仿佛开启了一扇门。门里的Cristiano不再对自己想要的东西不敢承认。他已经得到了。


 


门里有冰冷的手指,湿热的呼吸,潮红的脸颊。门里隐藏着“小声一点”和“现在不行”的低语。只要Cristiano想要,James都不会拒绝。那正是Cristiano如何看待这种关系(至少他这样声称):给予和索求。


 


每个晚上他离开时,他都会重申一遍:“这并不代表什么。”而每个晚上James都会觉得,那的确代表着什么。


 


*


他们总是在James家里会面。因为担心狗仔和相机,他们从不去Cristiano那儿或是其他地方。


 


他不希望人们知道他其实喜欢这样,知道他其实——不,这只是一段暂时的关系而已,就应该像这样一直在地下发展。发泄完就离开。发泄完就离开。他不断这样提醒自己。所以他总是一完事离开,留下James一个人失神地躺在床单上。


 


很多时候他都发现自己的手指会情不自禁地描摹James的皮肤,或者双臂会不由自主地环住James光裸的身体。他的眼皮沉重,仿佛一合上就再也睁不开。他想留在这张床上——他很累,而这里很温暖,James的皮肤又该死的柔软——但是不行。每一次他最终都会起身,穿上衣服落荒而逃。每一次当他走远,James才有力气轻声呢喃一句再见。


 


*


他从不把那些微妙的心情归结为失落,因为Cristiano总是在不厌其烦地告诉他,他们的“卧室冒险”从来都不代表什么。


 


他喜欢Cristiano和他一起做的一切,在这一点上他无法对自己说谎。他也惊讶于这一切居然真的发生了。唯一的问题是,虽然他很享受他们一起度过的那些美妙的时刻,但那些时刻之前或之后的空隙总是让他觉得有些难熬。


 


他感觉Cristiano承认了某些东西。训练时和他身体贴得越来越紧。客场作战时跟他同一个房间。进球时给他大力的拥抱。James从没奢求过缠绵的热吻或是爱的宣言,一个玩笑似的臀部轻拍都足以被他视为上天的恩赐。而Cris所做的一切都让James感受到,他承认了:“是的我们只是上床,但你决不只是一个泄欲的玩具。”


 


James拒绝做一个玩具。就算现在这一切都看上去并不代表什么,但它们的确是由什么东西一点点堆积起来的。而James知道,Cristiano不会看不见。


 


当然,他什么也不会说。因为那并不代表什么。


 


*


在那之后不久,事情好像有了一些不同。


 


Cristiano有时会眼睛充血,因为他在离开James之后会整夜的睡不着。他的脑海中会一直循环之前那些画面(虽然某种程度而言那的确是他喜欢的画面)。


 


如果有人问起他的眼睛,他就会说那是因为压力太大。那是个很容易让人接受的理由,每个人都相信了。除了Iker。他站在一旁,暂时接受了Cris的答案。然后他反复咀嚼着那个理由,尤其是在Cris离开之后。他不傻。对于Cris这样的人而言,压力不会让他失眠,压力不会让他的肌肉变得无力,压力不会让他每隔几天就在球场上表现得恍若梦游。只有歉疚才会。


 


*


他找Cristiano谈了一次,问他眼睛充血的真正原因。“因为我知道压力绝不会让你这样。”


 


Cris瞪着他,“我能处理好自己的问题。更何况我根本没有问题。”


 


Iker忍不住笑了出来,这让Cris沮丧地咬住了嘴唇。“你怎么知道我——”


 


“是谁?”然而Iker只得到了Cris的背影。


 


*


Cris从没意识到那是歉疚。当他和James呆在一起的时候,有好几次他都感觉像是有什么尖锐的东西在戳着他的心脏。但他从没弄清那到底是什么。


 


James察觉到了。但那又怎么样呢。那并不代表什么。是的,他知道他们的关系就该如此。然而已经过去了六个月,他开始忍不住渴望更多的东西。什么东西都好。所以他不敢告诉Cristiano他的发现,他害怕又收到一句“那并不代表什么”。


 


*


他们第一次睡在一起的那个夜晚,James其实并没有得到他最初想要的。他们并没有真正意义上亲吻。


 


Cris轻啄了一下James的喉结,James吻了Cris的背两次,还有一次在臀上。但他们从没有嘴唇相贴。所以,可以说他们还停留在一垒。


 


*


James不敢直说他察觉到的东西。他决定把它们藏在心里,直到他绝望到崩溃。


 


他会和Cris十指相扣,把双腿缠在Cris的腰间,在Cris准备离开时把他拉回床上。但他从未得到他想要的那个结果。


 


不,我不能。不,我不想。不,我该走了。


 


到后来,当Cristiano起身准备离开时,James只会狠狠咬住下唇然后背过身去。温度骤降的空气中回荡着那句,“那并不代表什么”。


 


*


Cristiano想要一把James家的钥匙。既然每次他们都是在相同的地方做着相同的事,那么何必让James每次都跑出来开门呢?James只需要等着他,然后他们速战速决就好。


 


James拒绝了。他说,他不认为那是个好主意。如果Cristiano还想要这一切,就他妈耐心等五秒钟让他下楼开门。


 


Cristiano破天荒地让步了。这是他第一次表现出对James的顺从,也是他第一次从James那儿确切地感受到了什么。他没有再问钥匙的事。James感到莫名的满足,至少他现在算是得到了什么。


 


*


Cristiano被James惊到了,很大程度上是因为James居然拒绝了他——James之前从未拒绝过他。Cristiano希望今天这种事不会经常发生,因为他不是那种高兴为他人做出改变的人。过去他从未因他人做出过改变,现在他也不打算这么做。所以无论他从James那儿感受到了什么,那都并不代表什么。


 


*


James很久都没来开门。Cris猜测James是在为上次的事闹别扭。所以他只是一直等着,哪怕焦躁得不行也只是等着。


 


James终于将头探出门外。“你想做什么?”他抬手阻止Cris进门。Cristiano拽了拽衣服,显得很困惑。他挪了挪步子。他们就不能进去再说吗?外面可能有人在看着呢。


 


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Cris问,声音像是从牙缝中挤出来。James不悦地看着他。“我的意思是,现在是凌晨两点而你正试图闯入我家。我明早还有训练,我需要睡觉。”


 


Cristiano皱起了眉头。“可我们一直都这么做。”


 


“不,是我们曾经这么做。以后再也不会了。”说着James在Cristiano面前摔上了门。


 


十分钟后,Cris才回过神来,转身离开。


 


*


现在变成James不理Cristiano了。不跟他说话,不和他坐在一起,甚至不怎么看他。


 


Cristiano不断在脑中催眠自己,这很好,他并不需要James。他不需要James的一切。他在欺骗自己,但这确实可以让他感觉好受一些。至少暂时可以。


 


唯一让他备受煎熬的时刻是当James笑出声时——当然不是和他一起。James笑起来的声音,身体仰合的幅度,眼睛眯起的次数,都让他忍不住攥紧了手指,直到关节泛白。


 


他不知道为什么他会那么在意那些笑声。他不知道为什么他会受到这么大的影响。他突然发现,让James发出笑声的那个人再也不会是他了。


 


*


James也攥紧了指节,虽然是出于不同的原因。他差点儿忘了,今晚Cristiano不会再来。这没什么。不管怎么说,他的生活都还要继续下去。那天晚上他喝了三杯伏特加才有勇气在Cristiano面前爆发出来,但他还是很高兴他真的那么做了。他才不想得奇怪的病,或者再听一堆伤人的“并不代表什么”。


 


*


Cristiano觉得Iker总是想太多。他看得太多想的太多干涉得太多。不过这就是Iker做事的方式,而Cristiano(有时)还就吃这一套。


 


“做点儿什么来解决这个。”


 


“解决什么?”


 


“这一切。”Iker向周围挥手,“把你的头脑理清楚然后向他道歉。”


 


Cris皱起了眉头。“谁?”


 


Iker瞪他。“尽管去做就是了。”


 


*


已经过去五个星期了,James觉得永远不会再有敲门声在半夜响起。但有时他还是会忍不住熬夜等待,尽管他知道什么都不会发生。


 


但今天不同。


 


一开始他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,所以他并没有动。但当敲门声第五次响起时,他告诉自己这应该不只是幻想。


 


Cristiano正站在门外,气喘吁吁,头发凌乱。现在是凌晨两点。


 


“有什么事吗?”他不想听起来很无礼,但除此之外他还能说什么呢?


 


“我全速跑了五英里。”


 


“为什么?”


 


“因为我的车钥匙丢了。或者说,我找不到它了……”


 


“你喝酒了?”


 


Cristiano胡乱地耸耸肩。“我想是的。”


 


“为什么?”


 


“因为我不能在清醒的时候做这件事。”


 


“清醒地做什么?全速跑五英里?”


 


Cristiano摇头。“别说话——别说话——听我说就好。”James皱了皱鼻子。“James,我是Cristiano Ronaldo,我只属于——”


 


“女人,我知道。”


 


“不,我只属于你。”


 


James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
 


 


-END -



《爱情赌约》(尾款提醒)

毕潇1314:

今天打开淘宝就看到有小伙伴没来得及付尾款所以交易关闭了,这才想起一直没在lofter上提醒一下大家,不过印刷店昨天终于发货了!!!所以相信很快就能收到了,还想拍(或重新拍)的小伙伴也不用急,淘宝链接在此:


https://item.taobao.com/item.htm?_u=8ubfbgdb30e&id=528246593110


这会不用再预售了,直接拍就行~


以及交易关闭的小伙伴不用急,之前的首付支付宝会退回的,还有已经拍了但又不想买了的小伙伴,趁po主还没发货前还可以退款退货的~


 


没看过犹豫要不要买的小伙伴也可以点进up主主页找一下文章,有全文哒~

bvs的clex文,陆续更新

Mark

滚滚:

3.30


ao3目前就两篇,都短 = =,期待更多


1、the almighty comes clean about how dirty he is when it counts


http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6366442


病病的还挺带感


2、 In the Water (All My Sins Washed Clean)


http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6405508


肉,浴缸,床,然而短小


3.31增加两篇


3、You're Not Lex


http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6408682


小镇clex与电影莱卷相遇


4、The Apron Appreciation Society


http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6414823


In the Water那篇的系列文,肉!lex攻!裸体围裙!!!开心到转圈!!!


文好少= =


5、Quick


http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6429523


作者没打bvs标签,但是写了超人全类别,勉强算进来,反正是肉,lex受,两人来了一发。